八点半了

这个阶级始终不得不牺牲自己的一部分,以避免同归于尽。

皮肤与心

在疼痛、酥痒、瘙痒这三者中,究竟哪个最痛苦?对于这样的话题,我断然回答道:是瘙痒。难道不是吗?不管是疼痛还是酥痒,我认为都有个知觉的限度。被打、被砍或者被搔痒,当那种痛苦达到极限时,人肯定会失去意识。而失去意识后,人就进入了梦幻仙境,就是升天了,就能从痛苦中美丽地解脱。就算死了,又有什么呢?可瘙痒却像起伏的潮水,涨潮、退潮,退潮、涨潮,忽而缓缓地蠕动,忽而剧烈地翻腾,那种痛苦无休无止,绝不会抵达临界的顶点,所以既不会陷入昏迷,也不会因瘙痒而一命呜呼,只会永无休止地痛苦和挣扎。无论怎么说,都没有比瘙痒更钻心的痛苦了。

太宰治总是把美里写出丑恶来,但是布考斯基总能再脏兮兮的生活里看到诗意。

摘抄

对人感到过分恐惧的人,反倒希望亲眼见识更可怕的妖怪;越是对事物感到胆怯的神经质的人,就越是渴望暴风雨降临得更加猛烈……啊,这群画家被人类这种妖怪所伤害所恫吓,最终相信了幻影,在白昼的自然中栩栩如生地目睹了妖怪的存在——人间失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