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点半了

聊一聊底线和创作底线

我发现人们批判人都挺喜欢用“如果XX没有底线”,或者“如果文学创作没有XX底线”这类的话,所以我就要聊一聊底线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先说“底线”,底线这个东西是浮动的,是变化的,只适用于人类社会,它分为个人底线,和人类社会共同的底线。触碰个人底线的行为我将它称为“冒犯”触碰人类社会底线的行为我将其称为“犯法”。但人类社会在不同时期拥有不同的底线。和平时期杀人是犯法的,战争时期多杀敌人可以升军衔,得到嘉奖。社会和谐时吃人是犯罪,大饥荒时期人类易子而食却无人处罚。


这些都证明了人类社会底线的弹性。


个人底线也如此,我们可能对陌生人说着没关系,却可能跟自己的爱人因为同一件小事爆发争吵。可见个人底线确实是因人而异的。为什么同样是砍头,漫画里死侍被砍了头就可以理解,贱虫圈镇圈作《well》中多次出现的自杀行为可以接受,而同是同人衍生的毒埃圈作品中死侍被砍了头就成为了无法接受的行为呢?


这就要涉及到另一个话题,群体认同和领地意识。当我们身处一个群体,认可群体里人的行为法则时,我们的底线就会格外宽容,但当一个“异己”进入时就会感到领地受到了侵犯,令人感到无法接受,因为我们对异己本能地感到排斥,进而会排斥其行为。这个态度其实和我们对待转学生/插班生的态度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对待插班生没有攻击性而已。【不多讲了打字好累为什么我还没说完啊】


底线差不多谈完,下面继续谈创作底线,我们姑且将同人衍生视为完全的创作,那么创作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创作的底线弹性依旧很大,底线改了个ID,我们就不认识了?举个例子,同样是电影,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我们认为是好电影,但却触碰了文化和谐部的底线,月光男孩十分政治正确的电影获得了奥斯卡,昆汀血浆飞溅的B级片也被奉为经典。音乐上,古典曼妙的节奏被人誉为经典,玛丽莲曼森反基和谐督,黑暗暴力甚至色和谐情的音乐却也有众多拥趸。而说到文学,我们讽刺意味十足的《儒林外史》,少不看水浒的《水浒传》,和老不看三国的《三国演义》更有《金瓶梅》这样的大家都懂得的小说。还有在我国岌岌可危的《1984》《美丽和谐新世界》这样的书。


创作底线,其实和作者的个人底线是重合的,而这个底线又为其他读者认同或排斥,最后产生了争议,就像莫言的《檀香刑》有人对其中残酷的刑罚感到不适,有人却不这么觉得。归根到底和底线没什么关系,是个人口味所致,个人口味的争端却上升到了创作底线,个人底线上升到了社会底线。这令人感到一丝恐慌,因为这特别符合四个字“上纲上线”。这四个字在几十年前,是文化和谐大和谐鸽命,是批斗,是破四旧,而这些“底线”下产生出的“创作底线”,是仅仅八个样板戏,一言蔽之,高大全,伟光正,红又专。而这四个字在现在呢?是一场因为同人衍生而产生的“撕逼”。



聊一聊阿猫阿狗阿贱阿虫

聊这个话题之前我其实忍不住想吐槽一点,昨天半个喙的文章里写的“愚弄”读者这四个字实在让我不爽,这种高高在上把读者当蠢货的优越感是哪里来的……读者也有智商,不是所有读者都那么好骗,作者不要把自己想的太聪明,过高的优越感会引起人的厌恶。


好了继续正题,流浪猫狗如何处理、是否禁养家养猫狗、如何管理养猫狗的人,一直以来都是争论的话题,玉林狗肉节、极端动保主义者、恶犬流浪犬伤人事件无不引发大争论。为什么我想到这个,因为我觉得昨天那群“给纸片人”道歉的人和这群动保主义者是一个性质。


人类站在食物链顶端,这意味着我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只需要在意这个能吃的东西好不好吃吃了会不会死。我们对待其他物种生命的态度一如狮子对待猎物的态度,为进食而捕猎,练习猎杀或者玩耍一样。吃猫吃狗和吃猪吃鸡并没有任何区别,流浪猫狗和家养猫狗,都可以成为食物的一环,就像人们养鸡养鸭一样。甚至如果人类愿意,可以将很多食谱里的动物变成宠物,而确实也有人类这样做了。比如蛇,比如猪(荷兰猪),甚至鹅,都有人当作宠物。


那么为什么吃猫吃狗,扑杀流浪猫狗会引起部分人类如此大的反感?我觉得本质原因并非伤害了生命,我们对于人类相残尚无动于衷,区区一个动物又能引起人类多大的共鸣?如果真能如此,那么上千种灭绝的生物现在应该还存活着。而一个人之所以会对一件事/一个人发表观点,表达态度和情绪,无非以下几点受到了触动:感情,利益,权利/力。


其实我看过网上很多动保或爱猫狗人士的理由,无非是:可爱,灵性,对人类的情感,帮助过人,是生命要尊重要平等这些。


其实这些理由都脆弱的不堪一击,和素食主义者根本没什么区别。我们一个个说,首先可爱是十分主观的,有人还能给小强拟人化,而我连zl两个字都不敢打出来。至于灵性情感帮助说…我实在懒得吐槽,人类根本就没给其他动物机会,不信你养个八哥,养头猪,养头羊养个鸡鸭鹅试试?一样有感情,一样能帮助你,更别说什么灵性了,这类新闻多着呢。


是生命要尊重要平等是我最想说的一点。生命本来就不平等,人类内部社会尚且有阶级,何况人类与其他物种之间?“食物链顶端“这个词,本身就给人类凌驾其他物种生命的权力,一如你对猫狗的圈养,你圈养个人类试试?告你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哦。


然后说说尊重生命,这点其实我很讨厌别人讲,尊重这个尊重那个的,有些人讨厌蚊子巴不得蚊子都死绝,讨厌小强巴不得世界再无小强,蚊子和小强不是生命吗?只有猫和狗的生命值得尊重?鸡鸭猪鱼鹅的生命低贱在哪里,他们就活该去死去被人吃?鸡鸭猪鱼鹅蚊子小强等爱护者协会表示强烈谴责。何况人类连自己的生命都没尊重,你指望一个发明过砍头,凌迟,活剥人皮的物种去尊重其他物种的生命?最佳玩笑奖每年都颁给你。


这其实和那群“这是我喜欢的角色你折磨/虐待/侮辱/了它你就要道歉!”的人是一样的,先不谈折磨侮辱这些人格类词汇是用在有人格的人身上的,我就问问你们不喜欢的角色你们是怎么对待的?写同人大三角的时候故意把不喜欢的角色写死?故意“虐”这个角色?你考虑过这个角色的爱护者/粉丝/甚至角色本人的感受了吗?备胎爱护者协会表示强烈谴责。


荒谬不荒谬?


最后说说权利/力,其实不能养猫养狗,有人有权杀掉猫狗让这群“爱猫狗”人士愤怒地发现,曾经自己拥有的对一个生命的主宰,圈养的权力不再属于自己,这个生命的生死,或者说这个生命的一切,不再是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宠物不再是“我爱,它可以做主子,我不爱,可以让它流浪/死/生不如死”。有人可以越过你,扑杀你的宠物,改变你宠物的环境,威胁到它的生命。对权力的剥夺怎能不让人恐慌?


其实伤害到感情,触碰到利益可以直说,不必挂着“人权”“尊重”“爱护”乃至“道德“的标志占领高地,居高临下的要求他人向角色/向猫狗道歉,喜马拉雅冷不冷?要求以人命赔狗命的那些人心虚不?……说真的我都不知道是笑还是怒才好,曾几何时我们还用“要你狗命”“狗奴才”形容一个人低贱,现在已经叫“儿子”“姑娘”“主子”,将猫狗置于人类的头上,一如让角色成为自己的“精神支柱”“标杆”“全部”……


当一个人做一件事,发表一个言论的动机极为清晰的时候,问题会好解决,大家可以各退一步,协商处理,最后达到理想的效果。怕就怕在人类总是要包裹彩色糖浆,诱人吞食,不知情的人舔了一口糖浆觉得对味儿,就毫不犹豫地吞下,并不在意自己吞的是什么,吞下这“糖球”的人又将这糖球派发给更多的人,选择吞咽的人越多,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才是尝到真正味道的人。


贱虫毒埃再创作争执的一个小想法

今天看到一个再创作者站在一个“创作者”的角度去讨论同人。心生感慨。首先这个角度是错的,基于现有角色去进行的再创作不构成创作,叫“再创作”,只有当作者是创作活动的唯一主创者时,进行的活动和产生的作品才能称之为创作,同人作品明显不符合这个条件。

这里是对何时文章的几点提问。我认为如果不合理地回答以下问题,这她转发的文章包括她自己写的文章都是不能够令人信服的。今天我在半个喙的文章下方也提了问题,但她的回答和她的文章有些冲突,但鉴于原作者不想讨论这件事情,我就写在自己这里自娱自乐。


1.什么是同人再创作的底线?


2.爱一个“纸片人”的表现形式只能有这几种吗?


3.如果不爱一个角色,是否不能为了热度针对这个角色进行创作?为什么?

4.OOC,即脱离角色的界限到底是什么?

5.角色不能够成为叙事主角吗?


6.蜘蛛侠的形象在漫画里一直是高大全吗?


7.如何看待漫画中对待死侍的血腥暴力行为?


8.先有角色再有cp,是如何推断出对cp或角色进行个人再创作是侮辱了角色,两者有何联系?


9.曲解式/夸张式的创作不可容忍吗?


10.一个人的精神支柱是公众角色/形象/人物时,如何处理他人的不喜欢?


最后令我大开眼界的是半个喙文章下面有人对于小众性癖者的回复,要知道你们现在在这里搞的同性恋文学,曾几何时在他人眼里也是小众性癖。足见其狭隘。

那么这个再创作者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一定要说,我认为是没有对暴力血腥内容进行足够的预警,反而对人进行诱导,导致因好奇点进去的人产生不适感,除此之外,这个作者没必要对角色进行道歉。如果这样就要对角色道歉,那么上了自己道德标杆的死侍,才是真正要对角色道歉的那个。


但是我的大副还活着

开心

糖里有毒:

你的念念早就死了

等着  我是真没想到   但确实是这个意境  

糖里有毒:

是一张图

返工预定

道理我都懂,所以到底为什么这个人一只手大一只手小啊?🌚

糖里有毒:

尝试新画风

hi这位画手我能认识你吗?🌿

你的画我太喜欢啦🌿🌿

糖里有毒:

🌱🌱🌱🌱🌱

糖里有毒:

临摹练习

来自毛子国的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