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点半了

太宰治总是把美里写出丑恶来,但是布考斯基总能再脏兮兮的生活里看到诗意。

评论

热度(1)